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服务 > 校友风采 > 正文
潘少才:平凡而难忘的学校生活
    一九六五年十月五日,是我一生中难以忘记的日子:一辆解放牌货车满载着我们这批充满好奇与希望的初中生,从天台开始,路经临海、黄岩、温岭、乐清、直到温州市杨府山,我们的母校。从此,我们工始了三年之多的半工半读学校生活。
    这是一所由冶金工业部教育司委托温州冶金机械修造厂创办的半工半读的学校,初始名称为技工学校,三年制。没多久便改名为半工半读中等技工学校,为中年制中专。其目的是为温州冶金机械修造厂及冶金系统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新型劳动者。这一届招生对象基本上是温州地区和台州地区城镇户口的初中毕业生。
当时,国家正处于十分困难时期,而冶金厂也刚刚从市区搬迁到偏僻的杨府山,因此,办学的条件是极差的。学校的教室设在离厂区一公里多的油库旁,四周是是一片稻田。简陋的砖木平房加上简易的教学用具是学校的全部家当。但是,学校的领导和教职员工很有信心,全身心地投入建校工作。我们的编制和作息时间颇象抗大学校,实行班排制,七个人一个班,全校64个人编三个排。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安排,显得格外紧张而有节奏感。
    学校的师资力量配备比较强,由于冶金厂是部属企业,各地的大学生和专业人才特别多,我们这一届二个专业,即金工(机械制造)和铸造。我们的理论老师都是从有关科室抽调来的资深专业技术人员。实习老师也是工厂里技术全面。经验丰富的高级技工,最令人自豪的是,我们的实习场地和设施是得天独厚的,那就是冶金厂的大车间和各种机床。按照教学大纲的要求,三年内我们在课堂上和实践中学习的知识应该很广泛很丰富。但是在一九六六年下半年以来,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开展,工厂和学校开始动荡,随后,就受到更大的冲击,致使学校长时间停课,尽管工厂和学校领导在当时“复课闹革命”和“斗、批、改”中作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由于整个形势的失控,学校教学始终无法步入正常轨道。由于生产需要,大部分学生已提前到车间上班,一九六八年下半年,根据当时实际情况,将这一届学生提前毕业,由温州冶金厂全部接收和安排工作。同年底,全体学生走出了校门,成为冶金厂的新工人。温州冶金机械修造厂半工半读中等技术学校也同时宣告谢幕。
    光阴似箭,人行苦短。转眼间四十三年就过去了,当年天真无邪的学生如今已变成满头白发的老翁了,这四十多年,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许多往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模糊了,忘却了。但是,唯独母校的几年生活却难民忘怀。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挫折,每当我们有所收获,每当我们看到工贸学院日新月异变化,我们都会百感交集,感慨无比,一份眷恋母校之情随之油然而生。
    我们留恋它,因为那是我们梦想开始的地方,人生发生重要转折的地方。显然母校极其平凡,但它简朴、率真、充满朝气和活力。那时,我们很清苦,每人每月只有6元的生活津贴用于吃饭,家里每月只给几元的零用钱。我们住的是职工集体宿舍,10多平方米的房间摆置七张双层铺,挤着14个人。那时,虽说条件差什么电器也没有,但是我们党的业余生活十分丰富多彩。我们沾了工厂的光,这里篮球场、乒乓球场、俱乐部、阅览室一应俱全,每到下班后,我们就活跃了,与工人们展开“厮杀”。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经历太令人留恋令人珍惜了,清新的环境,使我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得到健康成长,艰苦的条件有益的活动培养了我们自强自立的奋发向上的精神,紧张的学习和严明的纪律,养成了自我管理和约束的能力。也亲身感受到工人阶段那种宽广的胸怀,无私的心灵。他们艰苦创业勇于创新。自觉奉献的精神,对国家财产无比爱惜,对工作极端负责等优良品质,时时刻刻在影响和感染我们,深深地扎下烙印,我们也一直地努力去继承和发扬。
    值此学校50周年纪念之际,我们向在母校工作过的领导、教职员工以及关心帮助过我们的工人老师致以深深的敬意!我们从心底里感谢母校的培育之恩,感谢它给了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更感谢它给于我们“真心、真实、真诚、自信、自强、自立”的宝贵财富。我们也衷心地祝愿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把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在改革创新中走向辉煌。